落天涯__時間

fanlix.exblog.jp
ブログトップ
2008年 02月 24日

水龙吟

c0123950_14413170.jpg

[PR]

# by fanlix | 2008-02-24 14:44 |
2008年 02月 16日

墨。

c0123950_423718.jpg
看的見的,看不見的......
c0123950_4233051.jpg
聼的到的,聼不到的......
[PR]

# by fanlix | 2008-02-16 04:24 |
2008年 02月 14日

鶴。

c0123950_22465789.jpg
何處起,何處去......
[PR]

# by fanlix | 2008-02-14 22:50 |
2008年 02月 14日

c0123950_19282537.jpg
擦窗中。。。orz

c0123950_19285655.jpg
让我养一只吧= ^ =。
[PR]

# by fanlix | 2008-02-14 19:37 |
2008年 02月 09日

燕子樓

燕子樓

張仲素 白居易

樓上殘燈伴曉霜,獨眠人起合歡床。相思一夜情多少?地角天涯未是長。
  滿床明月滿簾霜,被冷燈殘拂臥床。燕子樓中霜月夜,秋來隻為一人長。

北邙松柏鎖愁煙,燕子樓中思悄然。自埋劍履歌塵散,紅袖香銷已十年。
  鈿暈羅衫色似煙,幾回欲著即潸然。自從不舞《霓裳曲》,疊在空箱十一年。

適看鴻雁洛陽回,又睹玄禽逼社來。瑤瑟玉簫無意緒,任從蛛網任從灰。
  今春有客洛陽回,曾到尚書墓上來。見說白楊堪作柱,爭教紅粉不成灰。
[PR]

# by fanlix | 2008-02-09 14:32 | 雜亂
2008年 02月 05日

上次把吞哥给忘了 = =|||

c0123950_13442379.jpg

V
V
V
c0123950_1343559.jpg
哥哥你老了 = =|||(抽~) 咳咳,是成熟了~
[PR]

# by fanlix | 2008-02-05 13:45 | 霹靂
2008年 02月 05日

继续草稿。。毛毛 = 3=

c0123950_12502770.jpg

[PR]

# by fanlix | 2008-02-05 12:51 | BASARA
2008年 02月 05日

真的不想出門,太冷了。南方的雪太潮,陰冷的很。住在山上就是不方便,食物又吃光了還要去鎮上買。怎麼說我們祖先也是仙啊~
就算現在沒落了,那為什麼別的動物可以冬眠,我還要去問人買,實在是太奇怪了。
其實變成人形沒什麼問題,問題在於衣服。都是夏季的,這下我完了,又餓又冷,死定了。
不管了,我拼了,橫豎都是死,不如下山一試。

果然,我以後要住在鎮裏,山裏實在太遠了。
“你運氣真好。喏,這件衣服你先穿上。”
“是啊,多謝了。”的確運氣好,跑了沒幾步就遇見人了。而且,還有冬衣穿。
“你怎麼會穿的這麼少?還是夏季的。”一邊說,一邊有意讓我上馬。
既然可以坐他的馬,我也不客氣,“冬衣尋不著了。”食是如此。
“你要去哪里,我送你。”
“我去鎮上。”看他沒動,我又補了一句,“你順路嗎?”
“不是,你要去哪個鎮?這山下的鎮可多了。”
“隨便,只要有店鋪就行了。我快冷死了。”他再不走,就算有冬衣我也熬不了多久。
“好。”說完,策馬一鞭,揚起雪花四濺。

這種感覺真的很好,抱起來像大棉花,聞起來還香香的。要是山洞裏有這樣舒服的被子就好了。恩,這條被子我買定了。
“老闆,這被子多少錢?”希望自己的錢帶夠了。
“啊?被子?”
“這不就是麼?。。。”請問,現在是什麼狀況。我,竟然抱著恩人的腰,說這是被子。啊~ 太丟臉了。
沒有地洞可以鑽,直接拿衣服擋。
“你睡著了?我的腰那麼像被子麼?”恩人只是笑笑,“到城裏我給你買吧,我知道最好的被子在哪里。”
“真的可以嗎,恩公?”這樣就可以省點錢了,等等,城裏?不是去鎮上?“我們不去鎮上?”
“城裏東西比較好嘛。哦,還有,不要叫我恩公,怪怪的。叫我白玉就可以了。”
“哦,知道了,恩。。。白玉。”還是有點不順口阿。
“你呢,我總不能就叫你‘唯’吧”一直唯阿呃的,真奇怪。
可是名字,我還像沒有啊,隨便吧,“金狐。他們都這麼叫我。”
“金狐。”
“恩?”
“我們到了。”說著就下馬了。
“真大哦。”鎮上完全沒這麼大的集市的。可是,這麼新奇的地方我現在竟然沒興趣,就是想睡覺。哈欠一個連一個的。
“你很困阿?”白玉看我哈欠連連的就問了。
“恩。。。”大概是冷吧,不知道哪年冬天就會被凍死。話還未出口,我好想已經睡著了。
“你,你怎麼這麼燙啊!”
白玉抱著小狐就往家裏沖去了。

“少爺,您這是?”
“找個大夫,我朋友病了。”

黃昏的太陽總是紅紅的,特別是冬天,可是很快銀白色的月光就會代替他。屋中的燈光漸漸亮了起來,窗上映射出人影坐在床邊。

“咳,咳。”
“你醒了,怎麼發燒這麼厲害?”白玉手裏拿著藥。“把藥喝掉。”
“不要!”都還沒喝,聞起來就已經很苦了,喝了一定會死的。
“乖阿,你發燒很厲害。一定要喝。”白玉把藥湊到小狐面前說。
小狐把頭一扭,眉頭都皺了起來。
“沒辦法了,你不要怪我。是你逼我用絕招的。”白玉見小狐完全沒有吃藥的自覺,決定用招絕的。
白玉喝了一口藥,就吻上去了。小狐還沒來得及反應,就覺得嘴裏奇苦無比,卻硬是被咽下去了。
小狐被白玉嚇到了,尾巴都跑出來了。
小狐剛要哭,白玉就把糖塞到他嘴裏了。
“你欺負動。。。人啊。”氣的小狐差點把‘人’說成‘動物’。
“是你逼我的。”無奈啊,喝個藥都要用這種發法。“被子舒服嗎?”趕快轉移話題。
“嗯。。。沒有早上的舒服。”小狐蹭蹭被子,又看看白玉。
“真是的,我不是被子!!!”沒辦法,不是被子也只能是被子了,“你進去點。”
小狐一把抱住白玉,還是這個被子最舒服。

“你,那個。。。是,尾巴?”白玉指著小狐的尾巴問。
“。。。”慘了,被發現了,會被殺掉吧。
好安靜,這氣氛是在不好。
“你是狐狸?”白玉指著那尾巴繼續問。
“。。。”憋了好久,小狐才憋出一個‘是’字。
“怪不得叫‘金狐’了,原來是金色的狐狸的意思。”白玉很高興自己的解釋。
“。。。我說。。。我是狐狸。”
“我知道阿,你剛剛回答過我的問題了。”
“你不怕?”
“驚訝而以。”
小狐在白玉臉上看見了自信而完美的笑容。
“有什麼好笑的?”小狐問。
“我高興啊。”
“高興什麼?”
“高興我撿到一隻漂亮的狐狸。”
聽了這話,小狐的臉紅的像火燒。剛要把頭扭轉過去,白玉就把他一把抱在懷裏,一個淺淺的吻,一個溫暖的夜。

===
我真的很喜欢狐仙啊~ 是‘仙’!!!
[PR]

# by fanlix | 2008-02-05 12:42 | 柒色